中版好书榜 | 新书推荐 | 双推计划:常销书 在榜畅销书 推荐畅销书 | 获奖图书
图书详细内容

我们的爱和伤痛,是因为世上只有一个他。 我想,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了。 你送的羊毛袜,我一直还觉得温暖。 你带回的玻璃珠,依然如承诺般璀璨。 你是否也会独自一人,点一盘我们都爱的幸福饼? 这些年,你还好吗?

作者:张小娴页数:320分类:小说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日期:2014.11ISBN:9787020106264
定价:¥31.00版印次:

我们放下尊严,放下个性,放下固执,都只因为放不下一个人 

被张小娴柔软的文字治愈,慢慢学会爱自己

幸福,不需要别人成全

1. 张小娴“爱的颜色”系列第二部。

继最美的小说《我在云上爱你》之后,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张小娴最感人的小说《三月里的幸福饼》,送给在爱情中成长的你。“爱的颜色”系列,已出版《我在云上爱你》《三月里的幸福饼》,敬请期待《雪地里的蜗牛奄列》《卖海豚的女孩》。

2. 唯美配图再现动人场景,全书彩色印刷。

张小娴的书中,最动人的或许就是那些对爱情细微的真实体验,哪个美好的场景曾经深深打动过你?唯美系画家琭里路,历时半年创作出四十余幅配图,为你再现故事中的动人场景。

内容简介

我们的爱和伤痛,是因为世上只有一个他。

我想,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了。

你送的羊毛袜,我一直还觉得温暖。

你带回的玻璃珠,依然如承诺般璀璨。

你是否也会独自一人,点一盘我们都爱的幸福饼?

这些年,你还好吗?

作者简介

张小娴,香港知名作家,全世界华人的爱情知己。她的只言片语,总能打动千千万万读者。爱情,是她永远的主题。在她笔下,爱是人生永不落幕的演出。她以小说描绘爱情的灼热与冷却,以散文倾诉恋人的微笑与泪水,至今已出版超过四十本小说和散文集。

精彩试读

第一章

一九八三年九月里的一天,大雨滂沱,还在念预科的我,下课后正赶着去替学生补习。

“周蜻蜓——”我的同学方良湄走上来叫我。

“哥哥问你有没有兴趣到电视台担任天气报告女郎,一星期只需要去三次,比补习轻松得多了。”良湄问我。

她哥哥方维志是电视台新闻部的监制,我们见过好几次。

“为什么你不去?”我问她。

“他没有问我呀!怎么样,你有兴趣吗?”

“不,我怕。”

“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可以对着全香港的观众报告天气呢。”

“像这种恼人的天气,我才不想报告。若说明天的明天还是会下雨,多么令人气馁?”

“谁又可以控制明天的雨?”

“但我可以忘记它。”我说,“我赶着去补习。”

“明天见。”她说。

我跟良湄在雨中道别。听说,雨是女人的眼泪。在法国西北部的迪南城,如果结婚那天下雨,新娘就会幸福,因为她本该掉的泪,都在那日由天上落了下来。然而,在法国西部,普瓦图地区的人却相信,如果结婚那天下雨,新娘将来会比新郎先死,如果太阳当空,丈夫就会比妻子早一步进入坟墓。真是这样的话,我宁愿结婚那天下雨。比爱自己的人先死,是最幸福的,虽然这种幸福很自私。

回家的路上,雨依然下个不停,一家电器店外面挤满了观看电视新闻直播的途人。

“因香港前途不明朗,引致港元大跌,一美元要兑九点八港元,财政司宣布实时固定美元兑港元汇率为一对七点八。”一个名叫徐文治的新闻报道员报道。

我怔怔地望着荧幕上的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相遇,相爱而又相分,一切仿佛是明天的雨,从来不由我们控制。

一九八六年一月,我在念时装设计系,是最后一年了,良湄念法律系。

一天,方维志再提起找我兼职报告天气的事。

“出镜费每次一百五十元,每次出镜,连准备工夫在内,只需要十五分钟,酬劳算是不错的了。”他说。

“对呀,你还可以穿自己设计的衣服出镜。”

那时候,拿助学金和政府贷款念书的我,着实需要一点钱,良湄和方维志是想帮我的,所以我答应了。反正,没人能够控制明天的雨,我不去,也有别人去。更重要的,是我想认识文治。

“哥哥,你们那个报告新闻的徐文治很受欢迎呢,我们很多女同学都喜欢他。”良湄跟她哥哥说。

“这个人很不错,他是新闻系的高材生。”方维志说。

那一刻,文治对我来说,仍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人。

天气报告紧接着新闻报告之后播出,是在同一个直播室直播的。

我第一天上班,正好是由文治报告新闻。

从一九八三年在电视荧幕上匆匆一瞥,到一九八六年一月的这一天,经过两年,我终于见到真实的徐文治了。

在那搭了布景的狭小的直播室里,我们终于相遇,是现实而不是布景。

新闻报告结束之后,文治站起来,跟我点了一下头。方维志刚好进来直播室,他拉着文治,介绍我们认识。

“周蜻蜓是我妹妹的同学,她是念时装设计的。”

“蜻蜓?”他对我的名字很好奇。

“是的,会飞的那一种。”我说。

“要去准备啦。”方维志提醒我。

第一次面对摄影机的我,彻底地出丑。我把稿子上那句“一个雨带覆盖华南沿岸,预料未来数天将会有骤雨和密云”,说成了“一个乳晕覆盖华南沿岸”,我立刻发现直播室和控制室里每个男人都在笑。摄影师更笑得双手都差点拿不稳摄影机。

节目结束之后,方维志上来安慰我。

“第一次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

我看得出他的表情有多勉强。

我拿起皮包和雨伞,装着若无其事的离开直播室。我真害怕明天走在街上有人认出我。

电视台外面,正下着大雨,我站在人行道上等车,文治刚好也下班,他的电单车就停在路旁。

“我第一次出镜报告新闻的时候,也不见得比你好。”他说。

他一定看到了我出丑,真是难堪。

“这几天的天气都不太好。”他说。

“是的,一直在下雨。”

“我第一次出镜的时候,双脚不停地颤抖。”

“我刚才也是。”

“后来我想到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

“我用一只脚踏着另一只脚。这样做的话,起码有一只脚不会发抖。”他笑笑。

这个时候,一辆巴士驶来。

“我上车了。”我跟他说。

“再见。”他说。

“谢谢。”

巴士开走了,我把文治留在风雨中。在巴士上回望在雨中的他,我突然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我们仿佛在哪里见过,在更早之前,也许是一九八三年之前,我们是见过的。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