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版好书榜 | 新书推荐 | 双推计划:常销书 在榜畅销书 推荐畅销书 | 获奖图书

《肉身供养》:致我们无可消逝的青春

蒋勋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童心未泯、好动好走的人,他不仅善于把知识和信息叙写为个人经验,更有把经典个性化的特殊能力。《肉身供养》就是这样,堪称意绪高古,情怀苍莽,在读经与博物之间,涉笔文明初始的边缘情境。

图书详细内容

所谓“肉身”就是生命的载体;“肉身供养”也就是人们对于生命、心灵更深层次的思索与修行。  在这部书中,蒋勋与您分享关于文明、艺术、肉身,最美的沉思。哲学与美学,宗教与美学,传统文化与美学在这里充分地交融。作者的思路天马行空,博大高妙,而于细微处都是娓娓道来…

作者:蒋勋(中国台湾)页数:49分类:哲学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出版日期:2014.08ISBN:9787514322811
定价:¥49.80版印次:1

这是一部关于文明、艺术、肉身的“醒世恒言”!

蒋勋关于“肉身”最全面、最精深、最绝妙的剖析。

“是身如焰,从渴爱生。”《维摩经》的句子常让我震动。

肉身像炽热燃烧的火焰,如此渴望着爱。

如果不轻蔑地对待肉身种种欲望的难堪卑微,是否可以认真向每一尊存在的肉身合十敬拜?

也许肉身种种都有我不知道的艰难。

内容简介

所谓“肉身”就是生命的载体;“肉身供养”也就是人们对于生命、心灵更深层次的思索与修行。 

在这部书中,蒋勋与您分享关于文明、艺术、肉身,最美的沉思。哲学与美学,宗教与美学,传统文化与美学在这里充分地交融。作者的思路天马行空,博大高妙,而于细微处都是娓娓道来,深入浅出,配以全彩美图,读来更是双重享受。 

不同民族对于“肉身”的态度存在很大差异。中华民族受几千年儒家文化的影响,惯于将肉身与淫邪丑恶、伤风败俗联系在一起;而以古希腊为代表的西方艺术领域,“肉身”却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在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健美的男子一丝不挂,将自己的肉身展现在艳阳之下。因为他们相信:男性完美的肉身,能够取悦神的目光。古希腊人认为“美”很重要,不美,简直就是“不道德”。 

然而,黑暗的中世纪,宗教禁锢了欧洲人的思想,人们将古希腊艺术视为异端而大肆破坏。艺术品不是被被砸烂后深埋入土,就是抛进大海。多少年以后,希腊的诸神在海里、在地底下,重新被挖掘出来,使经历一千年教条束缚的人们满面羞愧。在希腊诸神美丽的肉身前面,包裹着教条黑衣的人们自惭形秽,他们面面相觑,开始思考“曾几何时,身体怎么变得这么丑?”照不到阳光的身体、没有呼吸的皮肤、卑屈的关节、痀偻的颈脖、畏缩的眼神、猜忌的头脑、狭窄的胸膛、挺不直的脊椎、肮脏的心思── 一千年不断打击“异端”的人种,结果丧失了一切“美”的可能。人们在地下挖掘出维纳斯,把碎片拼接起来,置放在博物馆,启蒙运动重新认知劫后维纳斯肉身的尊贵。残断了双臂的维纳斯,站立在博物馆中,要再一次用“美”救赎人的身体。 

基督教信徒相信,肉身的苦难可以换来心灵的救赎。基督教的肉身供养符号很多,所有封“圣”的修行者,都有肉身具体受苦的记忆。有的手中捧着被斩掉的头,有的拿着酷刑支解肉身的锯刀,有的手中提着活活剥下的一张人皮,所有肉身上有过的痛,都成为最荣耀的“供养”,与人一起进入天国。古罗马的圣赛巴斯汀被乱箭穿身的肉身圣像遍布欧洲各地,他以悲悯之心救人无数,自己却横遭杀戮,圣赛巴斯汀以肉身承当一支一支箭的方式供养救赎了众生。在文艺复兴到巴洛克的十七世纪、十八世纪,这一具男子美丽的裸体肉身,肉体上有箭戳伤,眼神无辜,看着人间,宗教圣像仿佛有了更多人世的隐喻…… 

蒋勋在这本书中,与读者分享了非常多的肉身思索。很多的内容都发人深省,比如:地母、女娲、夏娃、处女怀孕、白象入胎、空行母、妓之肉身、妓女李娃、妓女苏三、肉身交易、人间乐园、波希、屁王、文天祥的肉身、哪吒肉身等。 

作者简介

蒋勋,福建长乐人,1947年生于西安,成长于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1972年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东海大学美术系主任。多年来以文、以画阐释生活之美与生命之好。写作小说、散文、诗、艺术史,以及美学论述作品等,深入浅出引领人们进入美的殿堂,并多次举办画展,深获各界好评。近年专事两岸美学教育的推广。著有艺术论述《新编美的曙光》《美的沉思》《徐悲鸿》《齐白石》《破解米开朗基罗》《天地有大美》《黄公望 富春山居图卷》《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等;散文《此时众生》《此生──肉身觉醒》《少年台湾》《岛屿独白》《欢喜赞叹》《大度·山》等;诗作《少年中国》《母亲》《多情应笑我》《祝福》《眼前即是如画的江山》《来日方长》等;小说《新传说》《情不自禁》《写给Ly’s M》《因为孤独的缘故》《秘密假期》;有声书《孤独六讲有声书》等。

  目  录  

l 目 录 

l 自序 肉身,肉身供养 

l 美女 

l 地母 

l 女娲 

l 夏娃 

l 肉身受神惩罚 

l 维纳斯 

l 维纳斯诞生 

l 维纳斯婚外情 

l 处女怀孕 

l 白象入胎 

l 树下诞生 

l 空行母 

l 莎乐美的爱与死 

l 褒姒 

l 西施与曾雅妮 

l 肉身思维 

l 妓之肉身 

l 妓女李娃 

l 妓女苏三 

l 肉身交易 

l 人间乐园 

l 波希 

l 屁王 

l 早餐 

l 乱箭肉身 

l 舍身饲虎 

l 文天祥的肉身 

l 哪咤肉身 

圣朱连外传

精彩试读

空行母

在印度,瑜伽的难度却似乎最后都转回到自己的肉身,肉身才是难度,这肉身要如何从痛与狂喜里自己证悟,正是无上瑜伽的修行所在。

在一件西藏密宗的唐卡上看到一个"空行母"的造像,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起了很大的震撼。

"空行母"原文是dakini,印度原始信仰演变成被佛教吸收的密宗,无论教义或造型仪式都不是很容易了解。

我很喜欢看密宗的法器、造型、仪式,常常觉得好像透过潜意识的直觉,心里会有很底层的什么东西被呼唤起来。我有时也并不刻意去查证资料,不想用知识的方式理解一个图像,而是仿佛更希望能超越知识,直接以心证心,去感悟一个图像所涵盖的秘密仪式的力量。

这一件"空行母"从立春以后好像就在我自己秘密的仪式中与内在的肉身不断对话,将要到芒种了,我才想动笔写下一点与"她"对话的片段。

密宗的图像中有许多女性的修行者,她们透过肉身的无上瑜伽,做出各种难度的动作,期待肉身的升华与证悟。

"空行母"是女性瑜伽修行的主要角色,她们或与男性双修,或单纯以自己的肉身修行,修行中有极大部分是通过"性"的细致感觉来做生命的证悟。

佛教大量吸收了早期原始印度教的密仪,印度原始信仰在距今三四千年前保有大量女性原始肉身"性"与"生殖"崇拜的元素,这些密仪的仪式中女性的修行与后来佛教"空行母"的图像可能关系密切。

"空行母"通常是一裸体女性,脚下踏着死尸,在死尸身体上翩翩起舞。这名女性,头上戴着用人的骷髅串成的花冠,身上也配戴一长串用人头骷髅串成的项链。骷髅和死尸都是与死亡的意象有关的符号,然而女性肉身妩媚,舞姿曼妙,又仿佛是生命最喜乐的颂歌。

"空行母"的左手拿一人的头骨盖制成的碗,碗中盛人血,右手则持金刚杵弯刀。

原始信仰的密教仪式是有人或动物肉身活活献祭的,我在尼泊尔还看到活羊斩杀的血祭,活活斩去羊头,直接用血喷在湿婆神像上,信徒以血涂抹神像,是典型的原始"血祭"。

"空行母"图像中的死尸、骷髅、血杯、弯刀,也一一保留着原始血祭的遗留吧。

许多现代人迷恋于密教的图像仪式,是因为身体里不曾消失的远古记忆都在基因里等待被唤起吗?

佛教并没有完全去除原始信仰中的血祭密仪,而是用包容的方法转换这些图像,让"空行母"的血祭肉身能通过死亡的怖惧、性的狂喜、杀戮的残酷,一口一口,饮啜头骨杯中剧痛与狂欢的鲜血,每一口都是证悟,每一口都让这舞蹈于死尸上的肉身了悟生命最终如行虚空,达到智慧彼岸。

"空行母"有不同形式的修行,许多是与男性紧紧相拥在性的交欢中修金刚智慧。但其中修行极为圆满妙乐的两位却都是单身的瑜伽修行者,一位是"妮古玛"(Niguma),另一位为"苏卡悉地"(Sukkhasiddi)。

妮古玛的金刚瑜伽是高举右脚,右脚掌升起,去承接拿着人血杯的左手。

我在印度舞蹈中看过很类似的动作,瑜伽者能缓慢举脚,用脚掌做镜子,映照自己的面容。

肉身如果是一种难度,希腊的难度在挑战速度、高度的极限。希腊人跳跃、奔跑、跳远,都在向外征服。然而在印度,瑜伽的难度却似乎最后都转回到自己的肉身,肉身才是难度,这肉身要如何从痛与狂喜里自己证悟,正是无上瑜伽的修行所在。

因此,当我看到苏卡悉地的修行姿态时心里起了大震动,仿佛忽然记起了好几世修行里肉身的点点滴滴。

或许是痛,或许是狂喜,或许是羞辱,或许是洁净,或许是爱的缠缚,或许是恨的嗔怒,或许是生时的嚎啕,或许是死日的哽咽--原来,肉身的记忆都还在,不会消失,而"空行母",以如此的修行瑜伽完成她最为胜乐圆满的证悟。

她高举双脚,双脚勾到双手后方;她打开女性只有在性的悦乐与生殖的大痛时才会完全张开的肉身;她坦然露出了生命可能最隐秘的核心。

这是一种肉身修行的方式吗?基督教看不到这样的女性肉身,儒家的文化大概更难以容忍这也是一种肉身修行的方式。

然而我在密教的唐卡中看到了,觉得要用心去证悟一次自己遗忘了的肉身记忆。

火焰高高燃烧,"空行母"这样的金刚瑜伽能持续多久?她左手的血祭之杯,右手的金刚杵弯刀像是决绝的宣示,肉身要这样供养于人间,用肉身看来最卑微臭秽的器官求无上的智慧,求最终得以行于虚空的自由。

我常常观看一个人,观看一个生命修行的方式。

小时候养蚕,蚕不断吃桑叶,动作快速,无思无想,这是一种修行吗?不多久,蚕开始吐丝,一条丝如此绵长,从身体里源源不绝吐出来,一根丝,把自己一层一层缠绕起来,仍然是无思无想,这也是一种修行吗?

长大以后用看虫蚁昆虫的方式看人,也惊讶于人不同的修行方式。

卖咸粥的师父,一大清早为排长队的人客煮粥,煮好一碗一碗排列案上,用小勺加油蒜、香油、盐、香菜末、白胡椒──重复做一样的动作,清晨五点到下午一点钟,没有间断,一样是无思无想,好像修行都与"思""想"无关。

我也看到街头有人定时骂人,骂天骂地,骂左邻右舍,从同僚骂到国际局势,也是无思无想,特写去看,就是一张不断开阖的嘴巴,像蚕食桑叶,这也是一种修行的方式吗?

回头去看唐卡上的"空行母",张露两腿性器,她也找到了如此修行肉身的方式,把肉身供养在证悟生命的漫漫长途中,她的肉身使我合十敬拜,使我泫然欲泣。

维纳斯婚外情

远离了神话的民族,会不知不觉失去了理解人性的可能,剩下一堆干枯没有生命的律法与道德教条。

希腊诸神,伦理关系十分不固定,好像有婚姻的关系,又好像没有婚姻关系。

现代世界大量讨论古希腊神话,或许因为我们的人际关系也越来越近似希腊诸神了吧。

法律上、伦理上,现在都保护一夫一妻的关系。一夫一妻的固定伦理,好像已经是唯一的两性规则。

但是人类的历史上,一夫一妻的观念并没有那么长久,真正被使用的区域也没有那么广泛。中国结束一夫多妻的法律,也只一百年左右。可以申请离婚再婚的法律,更是近代以后才发生的事。

有一夫一妻的婚内固定伦理,就一定会有"婚外"的越轨。世俗社会制定一些轨道让人遵守,法律的轨道、道德的轨道。但是,也一定有人不服从轨道的约制。背叛法律轨道,就是犯法,要受制裁;背叛道德轨道,就是乱伦,要受众人指责唾骂。

法律与道德的界线并不清楚,即使法律无罪,封闭的社会,也可以用唾骂的口水淹没一个"乱伦"的人。

然而"乱伦"是什么?

"伦"其实是分类的方法。依据大多数人的惯性,制定成"伦"的规矩,"君臣"、"父子"、"夫妇"都是"伦"的轨道,强迫每一个人走在轨道上。

有趣的是,古代希腊的诸神好像都是不遵守轨道的。

中学时读希腊神话,觉得"神"之所以为"神",好像就因为他们特别自由,可以不守轨道。轨道──无论是法律轨道或道德轨道,制定出来,只是让"人"遵守的。比起"神"的自由,"人"真是可怜。

古希腊最重要的天神是宙斯(Zeus),他是一名雄壮男子,留着胡须,发威时会放射雷火闪电,天崩地裂。

宙斯有太太,就是天后赫拉。但是宙斯好像从不遵守他与赫拉的婚约,他三不五时就逾越到世俗的婚姻轨道之外。

以一夫一妻的固定伦理来看,宙斯就是法律与道德最大的越轨者。他无时无刻不在越轨,无时无刻不在背叛伦理与律法。

宙斯著名的婚外情太多了,他曾经变成一头白色公牛,抢走了美女欧罗巴(Europa);他曾经化身为天鹅,跟美女丽妲(Leda)做爱,丽妲怀孕,生了两个蛋,孵化出四个婴儿;宙斯也曾经暗暗私通美女塞墨勒(Semele),后来被老婆赫拉破坏,害死塞墨勒,宙斯从她腹中救出刚成形的胎儿,就是后来的酒神戴奥尼索思(Dionysos)。

宙斯无时无地都在"婚外情",他不断泼洒精液,追逐肉身原始性欲成为他最伟大的生命意义。

宙斯在婚外情中也有变装喜好,化身成不同的动物,去跟对方做爱。好像变装成"禽""兽",公牛、天鹅,他才恢复了原始动物具备的强大的性的力量。

"人"的性能力似乎要还原成"野兽"才强大起来。

宙斯不只贪恋美女,有一次他看到美少年格尼美帝(Ganymede),一时心动,变身成一头猛鹰,用利爪尖喙叼起帅哥,飞上奥林匹斯山。据说,美少年从此就陪在宙斯身边,为诸神斟酒。

一个时时防止"乱伦"、"越轨"、"婚外情"的社会可能完全读不懂(或假装读懂)希腊神话。

希腊神话存在人类文明中,像是要颠覆人类的律法与伦理。或者,让人类自以为是的固定"轨道"能有一点反思松动的机会。

有一件古希腊雕刻收藏在雅典博物馆,充满戏剧性,看了让人会心一笑。

雕刻里有维纳斯,维纳斯是"美"与"爱"的女神。她有法律上的婚姻伴侣,就是火神赫菲斯托斯(Hephaestus)。火可以融铸金属,打造兵器,所以火神也是武器之神。火神常常在火炉旁拿着大榔头打铁,一身臭汗,完全不懂怜惜家里娇妻。维纳斯就不时发生婚外情。

维纳斯最有名的婚外情是跟战神玛尔斯(Mars)的恋爱。据说因为战神陶醉在爱情之中,终日沉眠维纳斯身旁,因此怠忽了发动战争,使得世间异常太平无事,人民安居乐业,是希腊神话少有的"黄金十年"。

后来爱讲八卦的太阳神阿波罗(Apollo)跑去偷偷告诉火神这一段绯闻。火神是个粗鲁铁匠,平日不关心娇妻,但是一经挑拨,觉得爱人被他人占有,绿云罩顶,面子挂不住,怒火中烧,就和战神大打出手,天下又陷入你死我活的战争。

所以希腊人崇拜维纳斯,觉得"美"与"爱"还是比战争好,你死我活,指天骂地,不如好好把自己整理得美一点,好好认真去爱一个人。

维纳斯身边跟着她的儿子厄洛斯(Eros),厄洛斯大家很熟,就是肩上有一对翅膀的"小爱神",手里拿着弓箭,见人乱射,被射中的人就欲火焚身,情欲涌动,不克自制。

"厄洛斯"不是"爱神",其实是"性欲之神"。被他的箭射中,就像野兽发情,控制不住肉身的性欲。

有一次厄洛斯跟在妈妈维纳斯身边,他刁钻顽皮,就拿箭射了牧神潘(Pan)一箭。牧神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羊,上半身管不住下半身,动物原始性欲一发,常常在森林中骚扰仙女。这一天被性欲之箭射中,火上加油,一眼看到美丽的维纳斯,眼睛都要冒出火来,就上前纠缠求爱交欢。

维纳斯虽然恋爱不断,但是她很坚持"美"与"爱"的原则,她爱过战神,爱过美少年阿多尼斯(Adonis),但她无法接受长相丑怪的牧神。

雕像里维纳斯有点对牧神的纠缠恼羞成怒,拿起一只凉鞋,劈头劈脑就打下去。

这时候惹了祸的厄洛斯小家伙,也上前帮妈妈,一手抓住牧神头上的羊角,让妈妈发泄怒气,好好打个够。

这件雕像其实不是婚外情,只是性骚扰,因为维纳斯并没有动情。

希腊诸神其实很人性,爱欲、忌妒、仇恨、报复,都很真实,远离了神话的民族,会不知不觉失去了理解人性的可能,剩下一堆干枯没有生命的律法与道德教条。

……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