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版好书榜 | 新书推荐 | 双推计划:常销书 在榜畅销书 推荐畅销书 | 获奖图书

上官鼎,隐迹江湖;王道剑,藏锋圆融

《王道剑》兼具历史与武侠两个层面,将历史背景与故事发展,密切结合。过去许多野史和正史之间的争执,都是聚讼的问题。“王道剑”则衡情度理,安排如上的情节;著者巧思,令人佩服。

《王道剑》以武侠演绎历史悬疑

上官鼎曾是上世纪60年代台湾红极一时的新派武侠小说作家,武侠小说大师金庸曾盛誉:“台湾在全盛时代,前前后后有五百位作家在写武侠小说,作品大概有四千部之多。而我个人最喜欢的作家,第一是古龙,第二就是上官鼎。”

图书详细内容

《王道剑》为章回体武侠小说,但比之通常的武侠作品,本书在侠光剑影之外另有一条严格的历史线索,故可称为“历史武侠作品”。 故事从朱元璋铲除曾助他打败蒙元建立明朝的明教开始,设置了两条基本的情节线:一条是庙堂之上朱元璋大杀功臣,继之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迫使建…

作者:上官鼎页数:分类:武侠小说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日期:2014.08ISBN:9787108050823
定价:¥129.00版印次:1

我个人最喜欢的作家,第一是古龙,第二就是上官鼎。

——金庸

“王道剑”兼具历史与武侠两个层面,将历史背景与故事发展,密切结合。其历史背景,是明成祖与建文帝之间的斗争;所有的故事发展,于“靖难之变”有相当详细的叙述。

——许倬云

我一口气就拜读了大半,不仅内容精彩,许多隐含在小说中的意涵与境界,也值得进一步思索推敲,相信对于个人的人生与企业的经营定将有所助益。

——施振荣

内容简介

《王道剑》为章回体武侠小说,但比之通常的武侠作品,本书在侠光剑影之外另有一条严格的历史线索,故可称为“历史武侠作品”。

故事从朱元璋铲除曾助他打败蒙元建立明朝的明教开始,设置了两条基本的情节线:一条是庙堂之上朱元璋大杀功臣,继之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迫使建文帝朱允炆在忠于自己的臣子及不计前嫌的江湖英雄掩护下,落发为僧,历尽艰险终隐居于福建宁德支提寺;另一条为江湖上中土武林各门派抵抗天竺武林霸主的强势来袭。其间穿插了明教的伺机复仇,锦衣卫的助纣为虐,“靖难之役”四年的战争过程,真实历史人物铁铉、方孝孺等的忠贞节操,以及郑和下西洋等等故事。

作品侠与史相交,史的框架比较严谨,侠的故事情节和想象力也堪称丰富,两者的交融恰到好处。

作者简介

上官鼎,本名刘兆玄,1943年生,台湾大学化学系毕业,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化学博士,曾任台湾清华大学校长、东吴大学校长,2008年出任台湾“行政院院长”,现为台湾中华文化总会会长。

上官鼎原为20世纪60代台湾新派武侠小说作家,为刘兆藜、刘兆玄、刘兆凯三兄弟集体创作之笔名,隐喻三足鼎立之义。自幼嗜读武侠小说,中学时代为挣零用钱,兄弟合写《芦野侠踪》(1960)从而一举成名,此后著有多部武侠小说:《长干行》(1961)、《沉沙谷》(1961)、《铁骑令》(1961)、《烽原豪侠传》(1962)、《七步干戈》(1963)、《侠骨关》(1964)、《金刀亭》(1966)等,亦曾在十七岁时帮古龙接手代写《剑毒梅香》(1960)。

  目  录  

王道剑之一:乾坤一掷 

序幕 

第一回 卢村灭门 

第二回 傅帅班师

第三回 摩尼草庵

第四回 郑家好酒

第五回 乾坤一掷

第六回 红孩乞儿

第七回 后发先至

第八回 建文登基

王道剑之二:大战天竺

第九回 天地双尊

第十回 蒙古大夫

第十一回 洞里神仙

第十二回 新锦衣卫

第十三回 青天审案

第十四回 靖难之役

第十五回 大战天竺

王道剑之三:云锦袈裟

第十六回 神农试药

第十七回 殊死之斗

第十八回 完颜不败

第十九回 武林盟主

第二十回 云锦袈裟

第二十一回 燕王篡位

王道剑之四:王道无敌

第二十二回 正义门风

第二十三回 王道之剑

第二十四回 强弩神箭

第二十五回 海上张骞

第二十六回 患难情深

第二十七回 人尊之毒

第二十八回 王道无敌

尾声

精彩试读

天又开始飘雪了,城里家家户户都祭过了灶神,吃过了饭,鞭炮声此起彼落。还有七天便是除夕,整个燕京城已经笼罩在过年的气氛中。

这时一匹快马从顺承门外疾驰而来,马上一位军官脸颊被寒风吹得通红,眉毛及短髭上都是雪花,嘴唇被冻成紫色。他一面勒马慢行,一面亮出令牌,向守城军士大声叫道:“京里来的紧急公文,要亲送王爷。”两名守城军士上前验过了令牌无误,齐向身后一个侍卫点了点头,那侍卫道:“老总辛苦了,请随我来。”

燕王府的会客厅中仍然烛火通明,朱棣与王妃、世子吃过小年夜饭,喝了不少酒,似乎意犹未尽,便命加了几碟小菜:腌白菜、酱鸭翅、熏猪舌、红油兔丁,又开了一小坛陈年二锅头,要两个大儿子陪他续杯,王妃便和两个幼子回后府休息去了。

朱棣的长子朱高炽二十一岁,次子朱高煦也已十九岁,看上去倒像比哥哥还高大些。朱棣瞇着双眼,持杯笑道:“高煦这次脱离京师安全回到燕京,多亏了徐辉祖那匹快马。他的坐骑让你骑走了,不知他如何在小皇帝面前开脱呢?你下回见着他,定要好好谢罪。”

朱高煦也喝了不少酒,有些得意忘形地道:“辉祖大舅处,我留了一封信函,告以母亲重病,盼我速归。以咱们两家的关系,大舅只好吃下去了,他怎么对皇帝解释,咱可管不了那么多。”

世子朱高炽道:“二弟呀,常言说娘亲舅大。辉祖舅舅在京师任防务要职,你这么做,要是害了他,也伤母亲之心。”

这朱高炽自幼文武双全,又能言善道,更难得心地仁慈,颇得府中上下爱戴。可惜一场重病险些去了性命,病愈后瘸了一条腿,另一条腿也软弱无力,可怜一个少年骑射好手从此行动不便,动得少便开始发胖,二十岁的年纪,已经是个胖子。

朱高煦白了兄长一眼,冷笑道:“就哥有那么多婆婆妈妈的想法,我要急着赶回燕京,此是多事之秋,父王需要我在身边,其它的可顾不了啦!”

朱棣甚爱那碟红油兔丁,吃了一大筷,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很满意地望着个性迥异的两兄弟斗嘴,他们各有各的长处,都是优秀的好儿子。

朱高炽听得出二弟话中带刺,隐隐说自己一个瘸子留在父王身边,也只是个婆婆妈妈的废人,帮不了父王什么忙。他可不愿在这上头和弟弟争强斗胜,便微微笑道:“二弟脱险归来,为兄敬你一杯。”和朱高煦对饮了一杯,揭过话题。朱高煦哈哈笑道:“倒是南京锦衣卫的长官,居然替咱找了个手脚麻利的盗马贼,这个马札够意思啊!”

这时客厅外侍卫敲门报告,南京紧急公文送到,要亲交王爷。朱棣放下酒杯,门开处,侍卫带着风尘仆仆的信使军官入内。那军官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袋,从袋中拿出一件打了漆封的公文,单膝点地递给了燕王。朱棣打开公文读了,脸色微变,他将公文放入信封,沉声道:“送信弟兄辛苦了,侍卫带去领赏。天寒地冻,先让这位弟兄喝碗热汤挡挡饥寒,然后再叫厨房弄几个热炒,就侍卫你陪他喝几杯吧。”那军官谢赏退出。

朱棣神色不善,将公文抽出放在桌上,朱高炽趋近一看,见是朝廷诏文的抄本,怕是给父王的机密文件,便不敢看下去,退身望着父王,等他说话。

朱棣冷冷地道:“朝廷令下,着工部侍郎张昺为北平布政使,谢贵和张信为北平都指挥使。小皇帝要夺咱的权了。”(节选自第十二回 新锦衣卫)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