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版好书榜 | 新书推荐 | 双推计划:常销书 在榜畅销书 推荐畅销书 | 获奖图书
图书详细内容

“都什么时候了?”世界纷繁,人事缭绕,时日飞驰,当满眼朦胧满心疲倦或满眼朦胧满心疲倦而不知的时候,这句问话也许真的是一记救人救心的晨钟暮鼓;也许,每个人都应该在内心里追问和谛听。所以,林夕说:“万物万事有时,只是有时候以为身不由己忘了时候。久不久给问一问‘都什…

作者:林夕页数:分类:散文
出版社:中华书局出版日期:2014.04ISBN:9787101100174
定价:¥26.00版印次:

☆ 林夕心简最新精彩奉献,小事大情,点滴在心,蕴含对人生、社会、文化、家国……全新感悟!

☆ 林夕的歌拟境写情,百转千回,林夕的人生感悟随笔,浓淡有致而命意超脱,常寓禅理哲思,这本《都什么时候了》更是别具匠心之作,洞察世情,体贴入微!

内容简介

“都什么时候了?”世界纷繁,人事缭绕,时日飞驰,当满眼朦胧满心疲倦或满眼朦胧满心疲倦而不知的时候,这句问话也许真的是一记救人救心的晨钟暮鼓;也许,每个人都应该在内心里追问和谛听。所以,林夕说:“万物万事有时,只是有时候以为身不由己忘了时候。久不久给问一问‘都什么时候了’是小福分;没有人来问,自问一下‘都什么时候了’是大智慧。”

这句话和这本书,其实更像前行路上打给我们的一束光,给予我们的,并不是某某准则和方法,但因为这束光,我们的世界,我们的人生也许从此会有所不同。

华语乐坛第一作词人林夕最新力作,林夕别具匠心的禅意小品,洞察世情,体贴入微。“都什么时候了?”每个人都应该在内心里追问和谛听。林夕说:“万物万事有时,只是有时候以为身不由己忘了时候。久不久给问一问‘都什么时候了’是小福分;没有人来问,自问一下‘都什么时候了’是大智慧。”

作者简介

林夕,原名梁伟文,生于香港。毕业于香港大学文学院,主修翻译。曾任港大中文系助教、《快报》编辑、亚洲电视节目创作主任/节目部副经理、音乐工厂制作总监/总经理、商业电台广告创作及制作部主管/商业电台制作创作顾问/商业电台顾问。同时写歌词、写稿。现全职写字。著有《原来你非不快乐》、《知情识趣》、《世界将我包围》、《都什么时候了》等。

  目  录  

内地版序 还可以选择的时候

港版序 都什么时候了

第一章 不需要观众的时候

关于笑,一起笑与一个人笑

金鱼的记忆

人生若只如初见

别人抢不走的东西

无聊的人有福了

关于“慎独”

独孤求独

预什么言

还没去过的地方

逃避局部现实

乔帮主的最后一天

第二章 不来也不去的时候

在病房里叙旧

剥洋葱

尘埃落定

放得下,拿得起

有识之士

伤疤与痛

毫不华丽的烦恼

别急,慢慢来

喜怒忧思恐

都不过是分泌物

为什么是换画不是换车

“遁入空门”与“跨入空门”

第三章 肉体与思想约会的时候

愈活愈实际

富屋春居图

高枕无忧

紧张大师

烦恼的极限

“只是肝阴亏损心气衰耗”

分“享”病情

不道德的快乐

早机焦虑症

令人惊栗的医生

原来你也在这里

公道自在人口

橙的滋味

第四章 跳蚤爬在锦袍里的时候

单纯的半老人家

被迫暗中作乐计

消费末日

最后的活门

非关饮食

吃穿大辩

同台吃饭

黑无可黑“地沟油”

关于悬红的问题

一枝竹

在北京打车

甲乙以至丙丁戊的恐慌

好风如水

许无可许的愿

第五章 走在单行道上的时候

思港记

做中国的香港人好累

秃鹰之城

老香港核心气质

这哪里像香港

豪宅出豪客

穷人恩物

游客味道

垃圾暨废物

导游难做

就因为台湾有诚品

第六章 还可以选择的时候

必必必

推来推去的世界

富豪之选

过度娱乐

穿汉服的小孩

“应该”叫“目送”还是“背影”

《红楼梦》之奇

看僵尸去

在床上纪念名人

洗脑水

习惯欺人

如此重逢

给老朋友的私信

第七章 笑得哀伤的时候

问心很易无愧

表表态

株连

死而后已

偏见有时最公道

我们没有石头,只有鸡蛋

眼泪是假的悲哀是真的

自动爱国

“我们这儿”

沉默半世纪

麻雀愤怒了

苍生误尽苍生

精彩试读

港版序

都什么时候了

“都什么时候了?”听了会让人很有压迫感,一片大事不好,负面气场大笼罩吗?

早前为新书想名字,我提出就叫“都什么时候了”,出版人就以上述理由把提议给推翻了。我一时发呆,想到种种时候,种种景况,什么才是正面,如何才叫负面。

出版人大概难忘张惠妹那首歌那个画面,觉得太(悲催)了一点吧:这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还没有饥饿的感觉。

所谓废寝忘餐,心理的状况截断了生理的信息,该吃饭的时间不觉得饿,甚至忘记了吃的需要,其实有两个相反的可能性。亢奋令人忘形,不但忘了补充体力,还忘了整夜没睡,即使要吃也吃不下。

另一种是典型的夜饭不思,太专注于想念一个人,就没工夫想到饿与不饿这样“庸俗”的事情。对于这样一种沉沦,或者说,是沉溺,“都什么时候了”不是一记救人于水火的暮鼓晨钟吗?这句话又有什么不好呢?

不如再模拟一些场合,设计一些念白吧。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吃,还慢条斯理的,电影快要开场了,外面路很堵,要迟到了。”看,正享受着吃的快感,有人来催,不一定就是扫兴,因为还有另一桩好事正等着。怕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喝,还没事人似的,你的朋友失恋了,正哭着,还不赶快去劝慰一下?”看,来催的人扫了兴,只为有更有意义的事在等着。怒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闷骚什么?那人都已经另有新欢,快要谈婚论嫁的好事近了。”看,敲响这个鸣冤鼓的人,扫了迷恋的雅兴,也撕裂了一帘自制的雅致轻纱,那用以自欺而欺步道人的薄膜,一点都不雅,甚至称得上俗。还想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美国已经酷热到摄氏五十度,天气反常,空气污染,还生什么儿育什么女?你舍得让他们挨这个苦吗?”看,这个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先行者,扫了人家走一条传统大道的兴,也只是提供个人另类意见,让你参考。纵然你很耐热,也不相信天气会坏下去,悲观派至少让你再想一想为什么要生小孩,生了小孩,你的责任还包括观察气候环境,怪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据说今年就是地球末日,你还在计较这蝇头小事,不如……”看,不如什么好呢?多亏这么一问,我们才猛然觉醒,不管什么时候,还是清楚自己最想干什么,为什么干什么比较好。

万物万事有时,只是有时候以为身不由己忘了时候。久不久给问一问“都什么时候了”是小福分;没有人来问,自问一下“都什么时候了”是大智慧。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