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版好书榜 | 新书推荐 | 双推计划:常销书 在榜畅销书 推荐畅销书 | 获奖图书

一座人性的迷城

严歌苓这一次写了一个离我们很近的故事。有些传闻、不少案例,经常影影绰绰在坊间流动,锻炼了人们的听闻与见识;网络中各种亦虚亦实的消息、视频,比好莱坞大片还普及和津津乐道于途。

《妈阁是座城》:赌场小说的“恶之花”

《妈阁是座城》,是一部有赌场百科全书般繁复味道的小说。在一个以赌码为街道、以贪欲为楼群、以大款为能源的地方,严歌苓正视这铁硬的场域,逼真映现偶然性的刺激及其必然性的结果,但也丝毫不回避碎裂在铁硬的格局中重重叠叠的心地。

严歌苓新作《妈阁是座城》在京首发

严歌苓表示,自己的生活就是读书、写作和看电影三件事。而关于《妈阁是座城》,她所听到故事要比小说里描写的更加惊心动魄。

严歌苓四入赌场体验“赌博”

《妈阁是座城》描写了当代社会的物欲,批判人性的缺点,但并没有停留在批判和揭露上,而是写梅晓鸥的情感历程,将浓墨重彩“放在了爱的救赎上”。

图书详细内容

妈阁,世界闻名的赌城。梅晓鸥是一家赌场的叠码囡,暗中为赌客提供赌资从中盈利。小说描写了她与三个男人的深切关系。卢晋桐,她孩子的父亲,两人因他嗜赌分手。史奇澜,一位从事木刻的天才艺术家,因赌博与梅晓鸥相识,已沦为她的巨额负债人。小说从一位头戴耀眼光环的大房地产商段凯文踏入赌场开始,…

作者:严歌苓页数:分类:小说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日期:2014.01ISBN:978-7-02-010182-5
定价:¥36.00版印次:1
内容简介

妈阁,世界闻名的赌城。梅晓鸥是一家赌场的叠码囡,暗中为赌客提供赌资从中盈利。小说描写了她与三个男人的深切关系。卢晋桐,她孩子的父亲,两人因他嗜赌分手。史奇澜,一位从事木刻的天才艺术家,因赌博与梅晓鸥相识,已沦为她的巨额负债人。小说从一位头戴耀眼光环的大房地产商段凯文踏入赌场开始,生动描写了从有尊严的人生最后坠入负数人生的不可逆转的过程。在《陆犯焉识》以后,严歌苓的笔触回到了当代中国人的生活和情感中,最新长篇《妈阁是座城》以2008—2012为故事发生的时间段,以赌城妈阁为背景,描写一个女叠码仔和三个男赌徒的故事。

作者简介

严歌苓,小说家,编剧。1986年出版第一本长篇小说,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89年赴美留学,获艺术硕士学位。2001年加入美国电影编剧协会。迄今已获金马奖最佳编剧奖、美国影评家协会奖以及数十个海内外文学大奖。代表作有《第九个寡妇》、《白蛇》、《扶桑》、《赴宴者》(英文)、《小姨多鹤》、《陆犯焉识》等,作品被翻译成数十种语言出版。

精彩试读

史奇澜不在房间里。阿专说他出去买盒烟的工夫他就不见了。两点钟了,他还能去哪里?晓鸥让阿专到赌场去找人。没有赌资老史怎么会去赌场?什么都能成老史的赌资,不信走着瞧。

她和阿专果然在赌场找到史奇澜。他手边一堆筹码,那种公子哥式的慵懒怠惰全不见了,此刻的他绿着两只眼,神气活现,让晓鸥怀疑他的濒临破产是个大骗局,为赖晓鸥的账而设的。老史那张台子周围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不然晓鸥和阿专不会那么容易找到他。晓鸥一眼就看出老史赢了十来万。周围的人不时出来几个加磅的,在老史押的注上跟上几千筹码。老史好运当头,大家跟着被普照。老史押了十万,人们跟着押七八万,眨眼间赢了,人群一声暴喊,狂喜得失去了人类语言。

晓鸥已经打听出来今天老史怎样白手起家。十二点多钟他在各个赌桌边遛弯,来到这张桌前,看出电子显示屏上的名堂来。显示器红红蓝蓝的符号让他看出一座暗藏的金矿。他在两位赌客之间坐下,先给左边邻居出主意,那位赌客自以为是,不听他出谋划策,他转向右边的一个女赌客。女赌客跟老史搭上了讪。老史跟她赌起来:信不信?往这里押准赢!要是输了呢?输了他老史赔,不过赢了她必须让老史抽一成。女人听从了老史,果真赢了三万,也果真守信用,给了老史三千,高高兴兴走了。老史的赌本就是那三千元。

晓鸥知道现在的史奇澜拉不得,也劝不动。把他拉下赌台他会要你的命。也不过是十几万的筹码,玩光了他还能怎么样?假如老史一夜输赢的流水上百万,她晓鸥也有几万码佣可得。让老史没出息地乐一会吧。让她自己从他的没出息中捞一票吧。她早该知道史奇澜偷渡过来不是为了卖木雕还水电公司欠账。

人群又是一声喝彩:老史又赢了。刚才才输了两小注,这一注赢得很大,五十万赢进来。老史扭过头,朝着蜡像一般没表情的梅晓鸥咧嘴笑笑,还伸出两只手,让中式褂子的袖口自己往下落一落,似乎他要雕刻一件小叶紫檀的精品,或者他要为一件完工的精品揭幕了。

“没办法,运气来了!”他指着桌面上筹码对晓鸥说。那是他两个多小时的经营。

晓鸥给他的难看脸色他一点都看不见。等他转过身,荷倌换班了。晓鸥跟他说荷倌都换了还不走?他还是那样,支着两手把袖子往下抖落,手指微微叉开,沾着满手蜜糖舍不得让它滴落似的。

晓鸥不忍再看下去,带着阿专离开了凌晨三点仍然灯火通明的大厅,走出由上火的牙床,阻塞的胃肠,欠缺清洗的头发,等等气味合成的空气,走进十月初的妈阁城。大风吹斜了路边的树,气流的巨浪冲在晓鸥身上,让她一阵舒坦。把她浸泡透了的人欲气味,被风浴洗一净。阿专开车把她送到家时,正好三点半。

儿子睡得好熟,她把他手里的游戏机拿开时,他纹丝不动。用人带的孩子,跟游戏机做伴的时间比父母双全的孩子要多很多。她对儿子和用人凶过,但不生效,渐渐她责备得累了,麻木了,放弃了她在家里管理和教育的权威。做她的儿子多苦,她连母乳都没给过他。生下儿子不久,卢晋桐又回到赌台边,她心里跟着输跟着赢,跟着上上下下,跟着出生入死,绝处逢生,奶水全干涸了。

她每天早上的时间都是儿子的。四点睡觉,七点钟准时起床,伪装成一个正常的母亲,母子面对面吃早餐,互换体己话。随着儿子的年龄增长,他的体己话越来越少。问他什么都回答OK。

一向都是等用人带儿子上学之后,她才真正开始休眠。从早晨七点四十到中午,她的客户一般都不会进入行动。她送走儿子,拿起门口的报纸,打着哈欠回到床上。这一会读报和睡眠都是鲜美无比。

手机响起来。她看一眼来电显示:阿专。史老板输光了。她以为是什么新闻。输光了好,他就老实了,可以回房间睡觉了。阿专的声音很急,说老史非要押他的表。一块什么表?伯爵。晓鸥叫阿专别拉着他,让他押。热病上来,病入膏肓了,别说一块伯爵手表,就是押上他的手指头,也不在话下,只要典当行收手指头。可怜老史和卢晋桐输到赤条条一身无牵挂时,真说不准会拿父母给的五脏四肢七窍去押,只要押得出钱来。

等到晓鸥中午上班,史奇澜已经输掉了手表,老老实实地回房间睡觉去了。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