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版好书榜 | 新书推荐 | 双推计划:常销书 在榜畅销书 推荐畅销书 | 获奖图书
图书详细内容

深情讲述与德云社有关,台前幕后。争议事件内幕首度曝光! 郭德纲、于谦、岳云鹏、高峰、孔云龙、孙越等德云社演员工作生活记录。 德云社一路走来成功秘诀,郭德纲与夫人王惠爱情传奇、于谦的快乐生活密码、“五环教主”岳云鹏从保安、服务员到相声明星的励志传奇。 独家收录《纲丝志》精彩…

作者:王俣钦页数:274分类:文学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出版日期:2013.09ISBN:9787514317022
定价:¥38.80版印次:

郭德纲小舅子深情讲述与德云社有关、台前幕后。

郭德纲、于谦亲笔作序推荐!

岳云鹏、孙越等德云社全体演员集体拱手推荐!

争议事件内幕首度曝光!前德云社核心演员X先生、L先生、H先生、C先生与德云社、郭德纲矛盾由来以及退社出走始末。

相知相守、牵手走过最美年华——郭德纲与夫人王惠爱情故事。

于谦的快乐生活密码——让自己的生活丰富起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五环教主”岳云鹏辛酸奋斗史首度曝光:从保安、服务员到相声明星励志传奇!

收录《纲丝志》精彩篇章,讲述“纲丝”与郭德纲、德云社的缘分故事。

收录郭德纲夫人最拿手菜谱四道。郭德纲最爱的味道!

收录47幅精美图片、郭德纲、于谦、岳云鹏、孔云龙、高峰等演出照、生活照!

随书附送正版德云社精选相声CD一张!

内容简介

深情讲述与德云社有关,台前幕后。争议事件内幕首度曝光!

郭德纲、于谦、岳云鹏、高峰、孔云龙、孙越等德云社演员工作生活记录。

德云社一路走来成功秘诀,郭德纲与夫人王惠爱情传奇、于谦的快乐生活密码、“五环教主”岳云鹏从保安、服务员到相声明星的励志传奇。

独家收录《纲丝志》精彩篇章,讲述“纲丝”与郭德纲、德云社的缘分故事;德云社海外演出逸事见闻;收录郭德纲夫人最拿手的四道菜菜谱,郭德纲最爱的味道。47幅精美图片,郭德纲、于谦、岳云鹏、孔云龙、高峰等演出照、生活照,首次曝光郭德纲、于谦帅气艺术照。随书赠送正版德云社相声CD一张!

作者简介

王俣钦

天津人,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演出总监。

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妻弟、相声演员岳云鹏经纪人。

爱好文学、喜欢摄影与旅行。

人生格言:我们失去的永远不会回来,我们得到的哪里都能得到。

  目  录  

推荐序一

郭德纲推荐序

推荐序二

于谦推荐序

前言

浅谈相声

王俣钦

我是郭德纲的小舅子

郭德纲

我的姐夫郭德纲

于谦

快乐就是让生活丰富起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岳云鹏

追逐幸福的路就是勇敢的往前走,

依靠你的信念、理想、勤奋以及坚持。

高峰

踏实做事,低调做人

孔云龙

走过不幸就是幸福

德云后台

孙越

侯震

陶阳

闫云达

李云天

朱云峰(烧饼)

李云杰

钦口说

我的私房话,出走那些事儿

纲丝志

感恩

纸扇长,醒木方。我唯爱,郭德纲。

说说于妈

老郭带给我的那些

这些年,跟着德云社一起走过来……

其实这样也是一种幸福

挚爱德云

一根纲丝进化论

班主十大星级语录

班主与孟非精彩对话

德云社海外演出逸事

郭夫人的私家菜

鳌鱼

鲫鱼煨卞萝卜

炖牛肉

打卤面

德云社大事记

精彩试读

王俣钦

我是郭德纲的小舅子

我叫王俣钦,我姐叫王惠,我的父亲和姐姐的父亲是亲兄弟。我们的关系是一爷共孙。提起我,没人认识。提起我姐夫,没人不认识。我姐夫叫郭德纲。是的,我是郭德纲的小舅子。

在校刊上发表一篇文章,是我十三岁生日时许下的愿望,许下这个愿望的同时,我还希望可以和扎马尾辫、笑起来有个小酒窝的女同学坐同桌。可惜这两个愿望都没有实现,我投的稿子从未上过校刊,那个女同学还没能跟我坐同桌就转学去别的学校了。

这是我幼时的遗憾,多年后,那个女同学的名字我也忘记了,不过现在另一个遗憾似乎可以填补了——出版社的编辑找到我,让我写一本关于德云社的书,当年校刊没能登上,我竟然拥有了人生中第一本书。

我工作的地方估计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德云社。我和德云社有着特殊的关系,也有着不寻常的感情,讲德云社的故事,便是讲我自己家的故事,这里有我的亲人,有我的朋友,有我的战友,还有我的人生。

1985年7月4日,我出生在天津。家里老人说,我出生当天天有异象。古书曾记载,许多大人物出生都见天有异象:皇帝出生见龙,皇后出生见凤,圣人出生见彩虹……总之是一种上天的征兆,我出生时具体出现了什么异象没人说得清了,我估计就是下了场雷阵雨,不过我坚信,雨后的天空肯定会有彩虹。

我从小生活富裕,家里是做买卖的,十三岁前,我锦衣玉食,同学们都很羡慕我,我总有他们没见过的新奇玩意儿,我也愿意表现我的大方,喜爱那种受人关注的感觉。唯一让我担忧的事情就是,我的父母感情并不好,我时常看见他们吵架、冷战,这是我童年里最常见的画面,也是挥之不去的阴霾。

我上初中时,家道中落,父母终于不能再忍受生活在一起,决定离异。我选择跟母亲一起,当时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要留在母亲身边,陪伴她保护她。我和母亲的生活愈见穷困,母亲的收入完全不够我俩的生活开销,尽管如此,母亲艰难地供我念完高中,并且坚持让我高考,一定要上大学。

我知道母亲的心思,但又不忍心她为我的学费为难。为了不让母亲觉得我不够努力、不够争气,我拼尽全力考上了大学。但当我拿着母亲辛苦凑来的学费准备去大学报到的时候,我终于还是犹豫了——没有跟母亲商量,入学手续直接成了辍学仪式,我将学费留给了母亲,选择外出打工。我想每个人的人生都是既定的,既然我无缘大学,那么一定会有另外一条路给我走,我坚信我的决定是对的,虽然这么多年,我经常会遗憾自己没有经历过最美好的大学时光,但我从未后悔过,母亲,比大学更重要。

我把电话卡拔了,拒绝和所有人联系,我不想让身边的朋友知道我有多狼狈,当他们在享受大学时光时,我揣着二百块钱,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这期间,我有了第一个女朋友,这个善良的女孩陪伴在我身边,给了我最好的爱情,我却没有让她过过一天无忧无虑的生活。对她所有的思念和愧疚都藏在了天津广东路的那家砂锅店,很多年后,我和朋友坐在当年我和女朋友一起吃饭的座位,吃着当时要省吃俭用才能吃上的砂锅。六年前,我和女朋友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攒钱来这里吃砂锅,那时真穷,什么都没有。六年后,我再次坐在这个座位,想起与她一起的点点滴滴,物是人非,我终于泪流满面。

我做过很多工作,网吧网管、酒吧服务生、市场调查员,打扫过卫生、发过传单,只要是能赚钱的,我都做。一天只吃一顿饭,一碗羊汤加五个烧饼,吃得时候都不敢吃太快,怕吃不出滋味。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我一直坚信,只要我努力,现在的一切很快就能过去。一天打好几份工,我的生活逐渐有了起色,我一个月可以赚到上万元了,还迎来了一个好机会,我成为了一名银行储蓄员。

以为生活就这样好了,吃苦受累的日子终于过去,谁知我的人生,充斥着太多“以为”和“其实”。

储蓄员员工培训结束不到两周,我就失去了这份工作,因为看不惯领导的嘴脸,我毫不客气地指着他大骂,结果自不用说,我被辞退了。我没有犹豫,那样的地方不待也罢,我不想多年后我变成和他一样的嘴脸,龌龊而卑微地活着。

基本都是我的,我不敢说什么,生怕哪件事做不好就被赶走了,只能默默忍受着,加倍努力,希望能快点结束这一切。

场工的表现不错,很快就得到了认可,有了第一次升职,做生活制片的助理,一位老师负责带着我,教我如何做生活制片,我觉得职位上有提高,还没开心起来,就又泄了气,因为我的工作依旧是些最鸡毛蒜皮的小事、杂事和累事,没水了上水,没盒饭了买盒饭,调度车辆,忙忙碌碌,穿梭在片场里。好不容易现场拍完了,一声令下,又发落我去跟后期,从剪辑到配音,我成了后期制作的生活制片,当时还有个德云社的演员,也是我姐夫的徒弟——李鹤彪,我俩一起在后期那里跟了半年,每天工作结束后都买瓶二锅头对着喝,一把鼻涕一把泪讲自己的辛酸史。

2008年,我回到德云社基地,没有任何公职,天天闲待着,当时德云社正在筹备第二部戏,因为有了第一部戏的经验,这次我做生活制片,偶尔给制片主任做助理。一个意外让我得到了机会。

我们的制片主任是个老江湖,这行干久了,特别会耍滑头,吃钱很厉害,其实就是贪污,我注意他很久了,终于在一次关于场地费的事情上,我当场揭穿了他,他赌气辞职,直接走人,这个举动严重影响了我们的拍摄进度,整个剧组都受到了影响。我以为惹祸了,确实也惹祸了,事急从权,我充当了临时制片主任的角色,还担任了执行制片人的职务。

整部戏,从建组到完结,我从头跟到尾,没有出什么差错,以为成功了,

真心觉得自己很不错,整个人顿时嚣张起来,顶着郭德纲小舅子的光环,既是制片主任,又是执行制片的,我迅速膨胀。

我的骄傲让我得到了教训,原以为姐姐、姐夫会夸我,没想到他们对我一顿教训,我一下又跌到谷底,成了什么都不是的家伙。惶恐的等待了一段时间,终于,我等来了下一个工作,姐夫找到了一个条件特别差的剧组,“发配”我去做副美术助理。他告诉我,这是上学。

这个剧组一定是全世界最差的组,穷到没法形容,拍戏时需要烟饼,没钱买,就天天烧黑轮胎,每天乌烟瘴气地连眼睛都睁不开,冬天连件大衣都不发,住的地方出奇简陋,没水、没洗浴设施,被子都是发霉的,脏得根本不敢往身上盖。

我咬着牙坚持,终于熬过去了。可依然没有让我回德云社,我又闲散着漂了几个月,想着是不是能等到什么机会。

机会没有等到,我又去了一个糟糕的剧组。这是一部中外合资的电影,比之前那个专业些,但条件还是特别差。而且我没有任何收入,姐夫跟人家说就为让我段炼锻炼,管饭就行。

戏在河北易县拍,这个地方很小很偏僻,但物价却极贵,羊肉串比北京都贵。我身上那点钱根本不敢在外面消费,只能每天吃着剧组的难吃盒饭。

我在剧组里负责每天发通告,导演每天凌晨一两点才能给出当天的通告,我就要一直等着,早上五点开工,我就得起来,还要在现场给演员副导演当助理。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自己已经累傻了,到处跑腿、端茶倒水,这一拍就又拍了半年多。

我的人生上演着颠沛流离,无数个以为让我一次比一次惨。

这个电影拍完后,我心想,这次总可以了吧?这次自己终于行了吧?这么多苦日子磨炼我也算到头了吧?怎么也得让我留在北京吧?是的,并没有,我,又被姐夫发走了。

这次被派到贾樟柯的组里拍《海上传奇》,做摄影四助,这是官方说法,其实就是搬运工,跟在工地盖房子一样,你能想到有多累,它就有多累。

导演四处拍景,每天都上山、下海、爬楼,我推着一吨多重的小车爬高蹿低,那时是上海的八月,闷热无比,我经常累到产生幻觉,差点出了危险。

两个多月的拍摄我再次熬过去了,结束的那天,我真想放声大哭。

姐夫终于让我回到北京了,还是没能进德云社工作,我再被分配到德云华服卖衣服,当上了一名光荣的导购员。那时德云华服开在建外SOHO,可能选址不太理想,生意十分惨淡,很少有客人来。我就每天拿着手机看小说,常常一整天我的眼睛都不会离开手机屏幕。

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想过放弃,想过离开,也是唯一的一次。我以为自己以后的人生就这样被禁锢在这里了,我这辈子的归宿就是做一名导购员了,我看不见自己的未来,每天都过得很绝望。

郭家菜的开业拯救了我,姐姐调我去当了郭家菜的小经理,没有任何实权,唯一的工作就是全方面监督,我妈做了郭家菜的出纳,我也算是有了人照顾,小经理的工作干了四个月,终于迎来了第一道曙光。

2010年,我被正式调往德云社演出部,摸爬滚打了这么久,我终于迈进了德云社的大门,这扇大门离我这么近,我推开它却用了好几年。

虽然人进来了,工作并不轻松,并没有因为我是郭德纲的小舅子而受到过任何优待,当时跟我同在演出部工作的还有我姐夫的一个表弟,姐姐放话,你俩谁做得好,谁就是演出部的负责人。所幸的是,我得到了这个职位,可谁又能知道,这个职位背后藏了多少辛酸?

根本没人教你,所有的事情全靠自己摸索,我在演出部工作的期间遇到过太多形形色色的演出商,我每天身心疲惫地穿梭在这些人中间,磨去了所有棱角。

德云社培养新人有这么一套规则,这也是姐夫教人的标准——先做一条狗,再做一个傻子,最后做一名普通人,整个过程就是将你所有自尊心打掉的过程,德云社每一个人都经历过这个异常难熬的过程。

工作人员如此,演员徒弟们更是这样。

德云社演员们刚加入时,都是先给一把扫帚打扫卫生,没有人给你好脸色,你很快就沦为了一条无人理睬的丧家犬,谁都有权利骂你,谁都有权利指挥你,你要是有一刻受不了,那对不起了,请你走人。

徒弟们在后台干活的过程也是自我磨炼和完善的过程,德云社一直秉承着曲艺界这个老传统。当年老艺人带徒弟们的时候都是先让徒弟在家里干三年活,并不是师父家里缺干活的,而是在干活的过程中磨了你的性子,也能看出你的品性。

曲艺行业最关键的地方不是舞台,而是后台。演员、角儿都在这,擦桌子时你能听到师父教徒弟的活,倒垃圾时你能听到演员们互相对词,常年下来耳濡目染,有一天你会惊喜地发现,原来自己会这么多东西了。

这像极了电影里去少林寺里学武功一定先进厨房的桥段,砍柴挑水,练得都是基本功,当你有一天身轻如燕,可以轻易抵挡过招时,你才会知道厨房和后台的功力。

我也没有例外,虽然不是演员徒弟,但这个过程我一点都没落下。先做狗再做傻子接着做回普通人,我终于在德云社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我不仅是演出部的负责人,还兼着全体演员的经纪人。

我现在仍清晰地记得当时被磨炼的日子,德云社所有人都骂过我,包括我姐,她是骂我最凶的一个。她总说我不懂事、膨胀心作祟,太懒,没眼力价。姐夫对我的治疗方法,完全借用了糖尿病人的治疗方法——就是管住嘴迈开腿。我有将近一年时间里只听别人说,自己一句都不敢说。

娱乐圈的乱,乱在表面,无非就是些利益。而曲艺圈的乱,是乱在内里,曲艺圈里的人基本都有两三颗心,姐夫经常在表演里说,说相声的最坏了,这是实话。

我是个看起来很外向的人,可能因为从小缺乏父爱,实际我的内心却十分脆弱,德云社让我变成了一个忍耐力超强、适应力超强,有坚定目标,不会半途而废的人。我吃的那些苦,全都值得了。

我也问过姐,为什么我来了北京做的都是些那么苦的事?姐说以我的能力只能干这些,当时特别不明白,但现在想起来才知道姐姐和姐夫的良苦用心。

从最底层滚打起来,我学会了与人相处,德云社从看门的大爷,到所有演员,都和我关系很好,我混了个好人缘。姐夫说磨炼后的我心态很好,适应力极好,并且有了难得的自嘲精神,懂得博取大家的欢笑了。这是姐夫第一次夸我,我激动了好久。

我对姐夫也从埋怨、不理解慢慢到真正了解到他,崇拜他。现在,姐夫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偶像。

他是我见过的最博学的人,极其聪明,有着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事。书房的书密密麻麻,但是,你只要动过,他都知道。成名前他受尽苦难,成名后丝毫没有改变,对我姐、对家人、对徒弟、对同事,他没有变化。姐夫从来没有对我发过火,最生气的表现也只是不理我,他愿意原谅任何一个人,也愿意把所有难事都埋在自己心里。

刚来北京时,我内心对姐夫有芥蒂,他也总觉得我和他隔一层。

有一次我从基地早起去接姐夫配音,早上六点到姐夫家,他们都还没起。我就一个人在一楼等,看到门口鞋柜旁边放着姐夫的鞋,上面落了灰,我就走过去蹲在地上给姐夫擦鞋。第二只快要擦完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姐夫的声音,说了句,来了。我转身看见姐夫站在身后,我应了一句,来了。从这之后,我和姐夫的关系开始亲密起来,我觉得姐夫是爱我的,真拿我当小舅子了,但工作做不好还是没好果子吃,工作上绿灯这件事情在姐夫这行不通。

我也曾和姐夫探讨过德云社管理上的事情,我承认我们在管理上出现过纰漏,但德云社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公司。姐夫说德云社的管理是一个猴一个拴法,大家情况不同,必须分别对待。

德云社虽然是公司,但它还是秉承着传统艺术社团的管理模式,是师带徒的关系。

德云社成立初期缺人,姐夫只能惯着、捧着、忍让着这些演员,其实我认为这是有隐患的,但我理解姐夫的做法。出走事件后,德云社全面调整了管理制度,现在我们强调奖罚分明。

当然,即便是现在,我们的管理上还是有漏洞,虽然整个公司的运作越来越规范,签订正式的劳务合同,每个员工、演员都有社保,将传统的师承关系、临时松散的演出方式,变为雇佣关系,科学严谨的商演方式。

现在的演员就是德云社的职员,包括我姐夫和于谦老师,对公司而言,他们就是德云社普通的员工。以前演员干得不好,因为有师徒关系在,很难说出个一二三,但是现在不一样,演员干得不好,我们可以辞退,解除雇佣关系。

演员们都有保底工资,每个月至少演出八场,除了工资外,还有演出费。

德云社这几年发展很迅速,且日趋多元化,我们已经开始涉及海外的业务。但还是有诸多不足,我们也想过招贤纳士,从社会上聘请专业企业管理人才来管理,但事实证明,外来的人很难融入不了我们这个圈子。

从古至今,曲艺圈复杂,虽然合同约定,不准私自接演出,但还是有演员去了,我们可以对簿公堂,但毕竟有特殊的情意在,合同里写得很清楚,但情谊却挥之不去。

我始终记得姐夫两个徒弟出走时,他眼含热泪的样子。他们的出走让姐夫很痛心,我曾经问过姐夫一句,俩人回来还要吗?姐夫一言不发。某个徒弟出走后找人说过数次,想回来,但姐夫始终没有松口,我知道,他是心真被戳疼了。

如今的德云社,在全国各地发展分社、收徒,现在活跃的相声演员,说得不错的,大多都是从德云社学艺出来的,放眼相声市场,几乎每个相声剧团、剧场都有曾在德云社工作过学习过的演员。

我想我的人生应该就是这样和德云社密不可分了,我很庆幸自己当时被储蓄所辞退,庆幸给姐姐打了电话,那些所有看似不好的苦难,原来真的会因为你足够努力而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希望这本书能为你打开一扇小窗,在讲述德云社每个人的故事时,你们,便和我们、和德云社连到了一起。这个小剧场里,拥有的不仅仅是欢笑,还是生活中应该的美好,我们用了二十年成就相声,未来还有更多的二十年和你们在一起。如果你路过德云社,停下脚、推门进来看看,木椅木凳小台面,一杯热茶,一段相声,生活,不过如此简单。

身为德云社的一员,我很幸运,身为郭德纲的小舅子,我很幸福。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