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版好书榜 | 新书推荐 | 双推计划:常销书 在榜畅销书 推荐畅销书 | 获奖图书

比起恶来,爱与美更强大

这个故事关于救赎。《晚安玫瑰》中的每一个人物,无论是两位主角,报社校对员赵小娥、犹太女人吉莲娜,还是报社记者黄薇娜,印刷厂老板齐苍溪等,都在欲望中挣扎,通过自我救赎,走上精神的皈依之路。

《晚安玫瑰》:精神故园的拷问与探寻

这是一个复调式的故事。作者关注的是居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女人——赵小娥和吉莲娜,她们代表着“尘世”和“天国”。两者交织在一起的人生轨迹,可以让读者感受到芸芸众生的爱与痛、罪恶与救赎。

《晚安玫瑰》献给第二故乡

迟子建说,《晚安玫瑰》是她用时最长、篇幅最长、注入思考最多的一部中篇小说,也可说是一部小长篇小说,同时也是她个人很偏爱的一部小说,这本书让她了却了对哈尔滨的一种情结。

迟子建新书《晚安玫瑰》上市

这是迟子建转向都市生活的一个作品,她表示,“《晚安玫瑰》是我所写的用时最长、篇幅也最长的一部中篇。”小说以哈尔滨为背景,讲述了哈尔滨的另一段历史——流亡到哈尔滨的犹太人的故事。

图书详细内容

《晚安玫瑰》是迟子建转向都市生活的一个作品。以哈尔滨为背景,讲述了哈尔滨的另一段历史——流亡到哈尔滨的犹太人的故事。在上个世纪,有一批犹太人流浪到了哈尔滨,关于他们的故事非常凄美,小说中写了吉莲娜这个人物,一个经历非凡的岁月老人,把异域认作故乡。小说中的每一个人物,无论…

作者:迟子建页数:156分类:小说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日期:2013.05ISBN:9787020098156
定价:¥22.00版印次:

《晚安玫瑰》是著名作家迟子建所写的用时最长、篇幅最长、注入思考最多的一部中篇,也可说是一部小长篇,同时也是迟子建个人很偏爱的一部小说。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叙述者是个年事已高的酋长的女人,而《晚安玫瑰》着力塑造的犹太后裔吉莲娜,也有八十多岁了。

“那些历经沧桑的女人,当她出现在舞台上时,她会放下镣铐,回归自然,把最天籁的舞蹈呈现给你。”——迟子建

《晚安玫瑰》是迟子建用时最长,篇幅也最长的中篇小说,自然也注入了更多的思考和感情:“哈尔滨那些有着穹顶的教堂,带着鲜明的上世纪城市生活的印记。对犹太会堂来说,那样的穹顶在我眼里就是泪滴!这泪滴关乎故园,关乎爱情,关乎宗教,关乎生死,一言难尽。但我用心感受到了——这样的泪滴就像晨露,历经沧海,依然闪闪发光!”她一一走过故事发生的场景,把她眼中这“泪滴”所关乎的一切,都记在了即将出版的这部小说里。

“有了丰饶精神生活的人,哪怕双足陷于泥泞,前方是无边的荆棘,后面是危崖,他也会镇定自若,感受来自天庭的阳光。”

——三联生活周刊

“她倒地的一瞬,喷水壶扫着她的脸,将她干涩而漾着笑意的脸,淋上一片晶莹闪亮的水滴,仿佛下了一场甘露。”在《晚安玫瑰》中,吉莲娜以一种纯净、凄美的方式走完了一生。她历经沧桑,没有屈服于物质生活的喧嚣,而是构筑起一个直面自我、充溢着爱和信仰的精神家园。这个家园承载着生命的丰盈和超脱,它不仅属于吉莲娜,更属于她的创造者迟子建。

“我的写作始终走在自己的路上”。如同山涧小溪,没有汇入大的江河,却带着流经土地山川草木的气息,这种气息弥漫在她真挚的脸庞上,也浸染在她强大的心灵深处。

——人民日报

内容简介

《晚安玫瑰》是迟子建转向都市生活的一个作品。以哈尔滨为背景,讲述了哈尔滨的另一段历史——流亡到哈尔滨的犹太人的故事。在上个世纪,有一批犹太人流浪到了哈尔滨,关于他们的故事非常凄美,小说中写了吉莲娜这个人物,一个经历非凡的岁月老人,把异域认作故乡。小说中的每一个人物,无论是两位主角,还是报社校对员赵小娥、犹太女人吉莲娜……都在欲望中挣扎,通过神灵或自我救赎,走上精神的皈依之路。

精彩试读

5

我和齐德铭相恋的那个冬天,哈尔滨的雪比哪一年都大。雪是恋人的福音书啊。一到下雪的日子,我就跟吉莲娜说在单位加班,晚上回不去了。冬季天黑得早,没等我们下班呢,太阳先下班了,它四点来钟便落了。我喜欢迎着飞雪,踏着乳黄的灯影,步行到齐德铭那儿。跨过霁虹桥,穿过喧闹的火车站,离西大直街的家乐福超市就不远了。每次约会,我都要先

到家乐福,为雪夜的晚餐做准备。十二月的哈尔滨,气温降至零下二三十度。怕蔬菜冻伤,我用的是轧着丝绵的菜兜。从家乐福到中山花园,步行十多分钟就到了。齐德铭喜欢红烧肉和糖醋鱼,蔬菜中最得意的是菠菜和西红柿。天地苍茫,可我菜兜里姹紫嫣红的。那样的夜晚,我们吃过饭,洗过澡,便奔向床了。雪夜的床是颗大蜜枣,彻头彻尾地甜。

齐德铭比我大三岁,母亲去世早。他有个妹妹,在澳大利亚留学。他父亲的人生跌宕起伏,富有戏剧性。曾是一家大型私企副总的他,栽在一场酒局上。有一年他陪同几个南方客商吃饭,酒过三巡,一个客商说跟东北人做生意真好,东北人傻,不计较小钱,随便签个单子,就有赚头。齐德铭的父亲一听这话火了,与之争执起来,最后动了手。他借着酒劲,将酒

瓶砸向那个客商的脑袋!就这一下,把两个人打进深渊。南方客商虽说没成植物人,但脑力不济,整日昏沉;而且他的视神经受损严重,成了半瞎;齐德铭的父亲赔尽家底不说,还坐了四年牢。他出狱后,原来的企业早没了他的职位,他只能二度创业。凭着丰富的从商经验,他在银行贷款,先在南岗开了家物流公司,三年后还完贷款,用赚来的钱,又在道外开了家

印刷厂。他在狱中结识了不少因贫穷铤而走险的罪犯,深切同情他们,所以他公司和厂子招募的,多是刑满释放人员。齐德铭说父亲常挂在嘴边的话是,“给他们活路,谁会往死路上走?”

齐德铭提起父亲,有股崇拜之情,每周要去探望他一次。我问他是否有继母,齐德铭说:“这些年来,我爸身边没断过女人,可他从没考虑过再婚,我想他还是忘不了我妈吧。他在狱中那几年,我每次探监,他嘱咐我的事儿,都跟我妈有关。三月去看他,他让我清明节时,别忘了给我妈的墓地供红皮鸡蛋,再插上一枝柳,这都是她喜欢的;夏天去看他,他说七月

十五的时候,别忘了在松花江上给我妈放盏河灯,河灯里撒上几粒玉米,我妈最爱玉米了,说玉米是粮食中的星星;等到冬天探监时,他老早就提醒我,进了腊月就给你妈上坟去吧,多烧点纸钱,别让她在那儿穷着。他对我妈的好,一直没变,所以我老觉得妈妈没死。”我问他母亲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他父亲这么生死不忘,齐德铭说,他妈妈并不漂亮,也没工作,就是贤惠。齐德铭的爷爷肝癌晚期时,他父亲忙于商务,伺候老人的任务,就落在了他妈妈肩上。足足俩月,这个孝顺的儿媳,没黑没白地守在公公的病榻前,直至老人平静地吐出最后一口气。齐德铭告诉我,葬完爷爷,烧头七的那天,他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谁都明白,她是伺候公公累死的。我以为齐德铭的爷爷和母亲脚前脚后走,一定埋在了同一块墓地,齐德铭摇头说:“我爸恨我爷爷,说你死了,还要把我媳妇给带走,太自私了,还指望着她在那里伺候你啊?我可不能让她累死两回!”

我打扫齐德铭的房间时,发现了女孩子留下的痕迹。卧室衣柜的抽屉里,在一沓白衬衫中,夹着一件银粉色的女式衬衫,尺码很小,看得出那个女孩也是娇小玲珑的;玄关的衣帽架里,有一副女式手套,大尺码的,感觉与那件银粉色衬衫,不是同一个主人。

洗浴间的一个旧牙缸里,有一只小巧的湖蓝色蝴蝶夹,发夹镶嵌着亮晶晶的水钻。齐德铭也不避讳,告诉我他谈过三个女友了。至于为什么吹了,他没说,我也无从猜测。

吉莲娜对我频繁加班,终于产生了怀疑。一天晚上,她祷告过后,来到我房间,说:“你要是有了更好的住处,就搬走吧,咱们两下方便。你不回来住,虽说提前打了招呼,可夜里走廊一有脚步声,我就以为你被人赶出来了,总得起床看看。你也知道,我睡眠本来就不好。

吉莲娜的话令我感动,但我还是撒了谎,说:“单位年底忙,除了校对,我还干点采编的活儿,所以常加班,等过了年就好了。”说这话时,我结巴着,脸也红了。

吉莲娜咳嗽了一声,说:“你每次加班回来,身上的味道可不怎么样!”

齐德铭烟吸得厉害,跟他在一起,等于钻进了烟道。

我明白吉莲娜那只高高隆起的鼻子,就像测谎仪,依然像年轻人那么灵敏。我低下头,轻声说:“对不起,吉莲娜--”

“他是做什么的?”吉莲娜单刀直入地问。我只能如实交代了,“制药厂--做销售的。”

“你是怕将来得病没药吃?”吉莲娜说完,温柔地笑了,再次原谅了我。

我知道吉莲娜七十岁之后,不再去医院看病了,药也极少吃,她说她把生命交给神了。

而我还年轻,年轻的生命爱把生命交给人,虽说往往交付错了。

我不想离开吉莲娜,我和齐德铭相处太短,发展过快,是否真爱,有待考验。毕竟他各方面的条件,都优于我。我怕有一天他会像宋相奎一样,突然提出分手。

……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