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版好书榜 | 新书推荐 | 双推计划:常销书 在榜畅销书 推荐畅销书 | 获奖图书
图书详细内容

道学文化植根于中华、普及于民间、传播于世界。《国学百家讲坛·道学分卷》,以道家思想的12大核心命题为分册主题,即“道德、天人、无为、动静、齐物、形神、制欲、坐忘、养性、养气、炼丹和云游”。

作者:张传玺 宋一夫等页数:192分类:文化
出版社:现代教育出版社出版日期:2014.09ISBN:978-7-5106-2330-1等
定价:¥29.80版印次:1

国学根柢立就,乃将来大成之基。读《道德》,知“守德养道”。道家“道德”学说,以其关注天道自然的特色,与侧重于人道规律儒家“道德”学说相表里。它有一个演变历程,其内涵逐渐由形而上的本体意义向人的内在精神世界,向人类社会伦理实践扩展,但其主干始终是老庄的思想。道家“道德”学说,在哲学世界的层面上探寻道德的本质,对人们把握社会伦理实践的深层本质有重要意义。

内容简介

道学文化植根于中华、普及于民间、传播于世界。《国学百家讲坛·道学分卷》,以道家思想的12大核心命题为分册主题,即“道德、天人、无为、动静、齐物、形神、制欲、坐忘、养性、养气、炼丹和云游”。

作者简介

宋一夫(主编),北京大学历史学硕士,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编审。现任现代教育出版社社长。主要学术著作有《二重结构理论》《中华儒学通典》《中华道学通典》《中华佛学通典》《国学百家讲坛丛书》等50余部,发表史学、哲学学术论文70余篇。主编的中小学教材主要有《中学历史》(中华书局)、《国学》(现代教育出版社)、《书法》(现代教育出版社)等。

张传玺(顾问),著名历史学家。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1957~1961年在北京大学历史系师从翦伯赞攻读副博士学位,研究秦汉史。中国秦汉史研究会副会长、顾问,中国北京史研究会顾问,教育部中学历史教材审查委员会委员,全国普通高校招生统一考试学科命题委员会委员,全国各类成人高等学校统一招生考试大纲审定委员会副主任兼历史学科组组长。主要著作有《秦汉问题研究》、《中国古代史纲》、《简明中国古代史》、《中国历代契约会编考释》、《翦伯赞传》等。发表史学论文100余篇。1986年和1999年两获全国广播电视大学优秀主讲教师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施德福(顾问),著名哲学家。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人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兼任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副会长、教育部高校哲学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等。已出版的主要成果有:《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稿》(参编)、《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中、下册,任主编之一)、《马克思主义哲学史》(8卷本,任全书编委和第一卷主编)、《马克思主义哲学史》(教材,参编)。

  目  录  

国学漫谈

老子·说道德(一)

老子·说道德(二)

老子·说道德(三)

庄子·说道德(一)

庄子·说道德(二)

庄子·说道德(三)

《管子》·说道德

《吕氏春秋》·说道德

《经法》·说道德

《淮南子》·说道德

王符·说道德

王弼·说道德

郭象·说道德

周敦颐·说道德

王夫之·说道德

精彩试读

春秋时,齐国有位木匠,名叫轮扁,是当时极有名望的木匠师傅。齐桓公非常赏识他的才能,于是将他召进宫中。轮扁便成了一名御用工匠。

齐桓公在堂上读书,轮扁在堂下斫轮。齐桓公读书入迷,轮扁以为桓公在堂上睡着了,于是他放下锤子和凿子走上堂来,发现齐桓公并没睡觉,而是在聚精会神地读书。

轮扁问齐桓公:“冒昧地请问,您所读的书说些什么呢?”

齐桓公说:“圣人之言。”

轮扁问:“圣人还在世吗?”

齐桓公说:“已经死了。”

轮扁说:“那么您所读的书,不过是古人遗弃的糟粕罢了。”

齐桓公说:“寡人读书,你一个制造车轮的匠人怎么可以议论呢!你能说出道理就算了,说不出道理就处死你。”

轮扁说:“主公,不要发怒。臣也是从自己所做的事上来观察读书。砍削车轮,辐毂相接的榫眼宽了,车轮就松滑而不牢固;榫眼紧了,车轮就滞涩而难套入。榫眼不宽不紧,套上车轮就得心应手,恰如其分。这种得心应手的感觉,无法说出来,奥妙自在其中。臣不能用语言把技巧讲给自己的儿子,臣的儿子也不能从臣这里得到技巧,所以我年已七十还在砍削车轮。古人和他们言外之深意都一同消失不见了,而您所读的书不过是古人留下的糟粕罢了!”

桓公认为轮扁的这番话很有道理,不但没有杀他,反而拜他为师,加封官爵,从他的话中悟出“道”了。

后来,庄子学老子的“道”,从中悟出更深的道理。在庄子的哲思世界中,“道者,万物之所由也。”“道”是超越于语言和表象,无法表达的,难以描述出来的,甚至是不可思议的。面对好学求问的弟子,庄子经常用轮扁为齐桓公造轮时所说的一番话来启迪教育他们。

有的弟子问:“先生,世人所尊崇的‘道’不都在书上记载着吗?轮扁为什么说是糟粕呢?”

庄子说:“轮扁说书上记的是糟粕之言是对的。”

弟子问:“这是为什么呢?”

庄子说:“世人之所以尊崇‘道’,是根据书上的记载。而书上所记载的不过是语言,语言有其可贵之处。语言的可贵之处是意义,而意义有所指向。意义所指向的,却不能用语言来表达。世人看重语言而以书传承。世人虽然看重书,我却以为不值得看重,因为所珍贵的并不是真正可贵的。因而,可以看得见的,是形和色;可以听得见的,是名和声。而语言是说不出‘道’的真意的,所以它是糟粕。”

弟子又问:“先生,这就是你常说的得意忘言吧!”

这个事例旨在阐明道家的道是无形无声的,只可领悟,而不可言传。其中轮扁在实践中所得的认识方法,值得人们学习;齐桓公只靠书本认识道的教条主义,令人应当引以为戒。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