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版好书榜 | 新书推荐 | 双推计划:常销书 在榜畅销书 推荐畅销书 | 获奖图书

商务印书馆“微博体”新书关注西藏

《微观西藏》采用“微博体”,把重点放在西藏人日常生活和他们的精神的世界上,通过见闻、细节和故事构建一个更加细腻的西藏。

《微观西藏》出版座谈会召开

该书描绘西藏人最真实的日常生活和精神世界,把对党和政府保护西藏传统文化努力的宣传融入到读者愉快的阅读体验中。

图书详细内容

《微观西藏》(汉英版)是一本以“微博体”形式展示真实西藏的书。该书追求新媒体环境下最佳阅读体验,用最短的文字还原了那些最了解西藏的人心中最真实的西藏。中英对照、图文并茂,通过大量鲜活的见闻、细节和故事,发掘西藏人的日常生活和他们的内心世界。 全书共收录520余条精彩微博,15…

作者:聂晓阳 主编页数:分类:文化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出版日期:2012.09ISBN:978-7-1000-9474-0
定价:¥68.00版印次:

一条“微博”,一把钥匙。打开想象和偏见的门锁,窥见西藏本真如初的容颜。

我们“不是某个活佛的布道书” “不是汉藏对比的学术书”“不是盲目赞美的书”“不是灌水发感慨的书”……

我们“不能带着优越感写东西”“不能带着有色眼镜看东西”“不能把价值判断强加于人”……

我们“要善于发掘有趣的故事”“仔细观察每一个细节”“以平和的心态、用凝练的语言来讲述”

藏族社会学家旦增伦珠先生在审稿时说过的一句话令我非常难忘,他说:“没有什么是不能触碰的,别把西藏当做一个特别的东西去人为粉饰,西藏本身就是一个真实的所在,它的一切,就像太阳升起一样自然。”

在整个编写和加工的过程中,我无比珍视这种“像太阳升起一样自然”的感觉,最大限度地保留了每一个讲述者最原始的表达。西藏老人絮絮叨叨的口语,文人学者措辞考究的感叹,演艺明星活泼生动的言谈……我每天都“聆听”这些“七嘴八舌”的声音,与每一张图片中的人物对视,品读他们的内心,仿佛直视千里之外的高原。

内容简介

《微观西藏》(汉英版)是一本以“微博体”形式展示真实西藏的书。该书追求新媒体环境下最佳阅读体验,用最短的文字还原了那些最了解西藏的人心中最真实的西藏。中英对照、图文并茂,通过大量鲜活的见闻、细节和故事,发掘西藏人的日常生活和他们的内心世界。

全书共收录520余条精彩微博,150余张精美图片。内容包括大量鲜活的一手的见闻,深入浅出、客观中肯的涉藏言论、语录和访谈,以及有趣、独到的细节和图景。

该书在形式和内容上皆有创新——形式上见微知著,把新媒体的理念和精髓引入到传统的图书出版中,采用更能适应新媒体传播环境的“微博体”,在表现力、吸引力、感染力方面跃上一个新的台阶。内容上大题小作,用一个个有趣的小故事,形成一条条精彩的微博,虽然是碎片式呈现,但每一条微博都是精华,都能独立呈现一个事实,传递一种情感,条条言之有物,见人、见事、见情。超越对奇风异俗、自然风光和宗教神秘感的热衷,站在“西藏热”的潮流前沿,构建起一个更加细腻、真实的西藏。

作者简介

聂晓阳:知名记者。199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获理学硕士学位。1994—1995年在南京大学霍普金斯大学中美中心研修美国文化。

1992年重走丝绸之路;1993年深入秦巴山区考察文化景观;1998深入张北地震灾区和长江洪水灾区采访;1999年先后入藏采访,乘坐“雪龙”号破冰船远赴北极考察。2002年赴耶路撒冷、2004年赴巴格达担任常驻记者。2005年回国后,先后任《瞭望东方周刊》副总编辑、《环球》杂志副总编等职。

2007年起,先后担任清华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等多所大学的特约研究员、兼职教授等。曾获中国国际新闻奖一等奖,并有7篇报道获得新华社好稿奖。

出版著作:《YES,克林顿;NO,航空母舰》(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8)、《北极首航》(上海三联书店1999)、《关于自然与人的对话》(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在耶路撒冷的日子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为历史流泪——亲历战后伊拉克》(中信出版社2005)等。

其作品《与仓央嘉措一起修行》自2011年出版,已重印8次,印数超过10万册。

  目  录  

文化·传承

记忆·回望

风土·管窥

圣城·拉萨

行旅·品味

印象·讲述

精神·信仰

逸闻·趣谈

参考文献

后记

精彩试读

真实西藏的心灵之旅

应商务印书馆之约构思这本书的时候,我最先想到的是好友稽永强生前说过的一句话。这位温文尔雅的援藏记者说,有些人,到趟西藏就说经历了回生死,爬了个雪山就写文章说过了次鬼门关……稽兄说:请不要向人民撒娇。

一晃永强兄殉职已经12 年了。但是,不要用读者赋予的话语权向读者撒娇,这一信念已经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底。有人说,西藏是行者的不老情人。但对我来说,差不多每年都去一两次的西藏,更像是一块神奇的布,每次都把我的心擦拭得更加干净。这片土地改变了我,让我的内心更加平和柔软。所以,我

对西藏除了热爱之外,总有一种亏欠之心。怀着这种亏欠之心做事,唯一能让我有所慰藉的就是:如何更好呈现一个真实的、深刻的、不矫情的西藏?

那就是相信真实的力量。对于敬畏文字的人来说,哪怕是真实的瑕疵,也胜过虚假的完美。我曾好几遍细读书云女士的《西藏一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乡村医生拉姆的故事。她在一间简陋的卫生院负责全乡5000 多人的医疗。因为积劳成疾,拉姆医生患有严重的胃病,但身为医生的她却相信自己的病是“前

世的孽障”造成的,因此首先求助于法师,而不是比自己更高明的医生。这个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例子其实在西藏并不稀奇,这就是普通西藏人的故事。这个故事也许无法充当正面传播西藏的绝佳素材,却散发着原汁原味、真实的西藏乡土气息。

所以,这本书从一开始的定位就是一个“真”字。我们要用真诚的心态,找到尽可能多的真正了解和理解西藏的人,挖掘和呈现那个超越了走马观花、一惊一乍和非黑即白的西藏真容。

这本书在形式上的一个创新,是采用了所谓的“微博体”。个中原因,不仅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这种更方便浏览、转发和扩散的“段子阅读”,更是因为这种体裁更加能够见微知著,更有利于发掘和呈现有关西藏的点点滴滴,并且通过大量有血有肉的细节,拼接出一个有喜乐有忧愁有希望也面临挑

战的西藏。我深信,一个真实的西藏是更美的西藏,而这种美丽,蕴含于大量的、鲜活的、一手的细节中,蕴含于大量的、深入的、中肯的言论中,也蕴含于大量的、有趣的、独到的小故事中。

一座雪山远远就能看到,可是要真切地看到西藏人日常生活中能够拨动人心弦的细微之处,却需要长期的浸润和近距离的凝视,需要对这方水土丰沛的感情和持久的热爱。作为一本在新媒体环境下追求最佳阅读体验的、试图用最短的文字还原那些最了解西藏的人心中最真实的西藏的书,书名《微观西藏》中的“微”字,正是“微博”的“微”,也是“细微”的“微”,还是“微妙”的“微”。我希望书中每一条“微博”,都能够像一把钥匙,打开一扇被想象和偏见阻隔的厚门,帮助人们登堂入室,一窥西藏的容颜。

实际上,《微观西藏》这样一本书的构思,最早可以追溯到我的西藏妈妈(阿妈拉)、著名藏族民间文学专家德门?德庆卓嘎。两年前的一个晚上,在拉萨大昭寺旁她的家中,她给我讲了两个她从刚刚探亲回来的保姆那里听来的故事。当时我就想,如果能够搜集到足够多这样的故事,编成一本带领读者走入西藏人内心深处的书,该是一件多好的事啊。

那天76 岁的阿妈拉陪我喝青稞酒,吃风干牦牛肉,还兴致勃勃地载歌载舞,用藏语唱了几首她从小就会唱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等到一直安静地坐在一旁编织金刚结的保姆曲珍来收拾桌子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这时,阿妈拉忽然对我说:“你不是要了解藏族人吗,我给你说两个最新鲜、最真实的故事,是曲珍昨天刚对我讲的。”

“曲珍村里有个十来岁的女孩去镇上买东西,路上被一位邻居的车撞死了。小女孩的妈妈很伤心,整整三天没有出门,那位肇事者很内疚,也有些担心。没想到第四天早上,小女孩的妈妈来到他家,不是为了要赔偿,而是安慰他,请他不要自责。”

“小女孩的妈妈怎么安慰那个闯祸的人呢?那位妈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因果,我女儿出了事不仅仅是因为你的过错,更是因为她前世和今生所造的业。车祸只是一个表面的现象,我女儿去世前每分每秒的念头和行为,汇集起来才是导致这个后果的因。所以,让我们都接受这个事实,只有生者不再悔恨

难过,死者才能更安心地往生。”

阿妈拉的讲述立刻深深地震撼了我。但她还有一个同样震撼的故事在等着我。

“曲珍这次回家,正好她们家一头牛摔到悬崖下受了伤,很重的伤,被救上来已经奄奄一息了。怎么办?按照有些人的想法,养牛就是为了吃肉,现在既然这样了,干脆杀了吃肉吧。可是她家的人想法不一样,她们认为牛既然还有生命就应该找兽医来看病,结果花了比一头牛还贵的钱把牛治好了。这就是

西藏牧民,他们的想法到现在还跟过去一样,那就是一头牛的生命和人没有什么区别。这辈子是头牛,也许下辈子就是一个人呢。”

那天晚上从阿妈拉家出来,八廓街格外安静,屋顶的经幡在柔和的月光下清晰可见。那一刻,我恍然行走在儿时的故乡,内心深处有一种熟悉、亲切和温暖的东西在流动。当时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两年之后的2012 年6 月23 日,我抵达拉萨的第二天,阿妈拉在自治区人民医院永远闭上了她豁达了一辈子的眼睛。在陪阿妈拉的遗体最后一次走过八廓街的那个雨夜,我觉得一种只有母亲才有的气息一直萦绕着我。

阿妈拉有次跟我说,现在仍有很多人觉得西藏很“神秘”。“为什么呢?你不了解的东西就会觉得神秘。当你了解了之后,还有什么可神秘的呢?对于西藏如果只看到表面的形式,那就只能看到神秘,别的什么也看不见。所以,我觉得你要把很多表面的东西弄清楚,这样才能把西藏人的心看透。”

阿妈拉去世后,家人为她供请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酥油灯。在我寻访西藏的精神之旅中,阿妈拉正是一盏不灭的明灯。

在和商务印书馆副总编辑周洪波先生共同带队到西藏的调研中,我印象最深的,是“西藏画派”两位代表人物的谈话。他们一位是旅居西藏30 年的前西藏文联副主席余友心先生,一位是进藏40 年的现任西藏美协主席韩书力先生。

余友心先生称西藏是一个可以“让心安驻”和“不再火烧火燎”的地方。他说,要发现和理解真正的西藏,就要撇开一切偏见,摆正心态,把自己当作小学生,忘记那些条条框框的成见,把心打开。

“西藏人有他们自己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对这些不能机械地用外来者的标准去衡量,也不需要用过分的辞藻来包装。能让人看到一个真实的西藏和西藏人,这就是最大的价值。”他说。

韩书力先生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年冬天我下乡采风,坐在冰冷的石头上画画,当地的藏民就把小木板放在太阳下晒热了悄悄递给我,还生怕打扰我画画。”在两个语言不通、生长环境迥异的人之间,一个无所欲求的、真诚的举动,就使一块小小的木板温暖了另一个人的心,即使过了很多年。

他在谈到对待西藏的心态时,给了我们三点建议:第一,用平视的眼光看西藏,平视就是不怀偏见的注视;第二,用平常心看西藏,不要一惊一乍;第三,用包容的心态看西藏,不要带着救世主的心态和优越感。

和余、韩两位前辈文人的谈话让我想起来有一次在北大,我参与的与CNN、《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驻北京首席记者以及美国一位华裔女大使进行座谈的情形。记得座谈中有人提出,同是在北京工作的记者,外国记者的自由度和采访的活动空间要小得多,比如外国记者就很难有机会去西藏,即使去了,也往往受到种种限制。

当时在座的听众大都是北大国际政治专业的研究生。其中一个学生站起来质疑说:西方记者对西藏的报道是不是过于片面?为什么你们总把镜头对准那些负面的非主流的东西?你们去西藏是为了发现什么,还是为了证明你们早已存在的偏见?

在争论中,一位中国资深记者感慨道:其实作为记者,受到个人背景、语言、经历等等的制约,我们都是受到种种限制的,这些限制很大程度上来自我们自身而并非外界。他说:我们都是在一个笼子里,有时候我们在一个比较大的笼子里,有时候你们在一个比较大的笼子里。

这让我产生了这样的联想:两只青蛙分别蹲在两口井底,同时望着蓝天,同时觉得蓝天就是它们看到的样子。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青蛙。所不同的是,那限制了我们视野的“井底”,往往正是我们内心的成见——在需要打开窗户以便看得更清的时候,我们往往连门都关上了。

是的,当人们在你的窗前众声喧哗的时候,明智的做法不是连门带窗都关严,更不是赶走人群,而是把窗户开得更大,或者擦亮玻璃,让他们看得更清楚。

为什么不呢?一个立体的、有阴影但更有亮点的真相就在那里,我们要做的,只不过是让更多的人更好地看见。

聂晓阳

2012 年9 月

主办单位: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网站维护:中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03号 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53001号-1